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深渊】(08-09)【作者:thisismyid】
【深渊】(08-09)【作者:thisismyid】
字数:33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初探

  把手机摔在地上的那一刻,程默真的很希望它会碎掉。

  如果不是它该死的铃声,自己本可以在那个美妙的梦境中多呆一会儿,呆到那个幸福的终点。

  而现在,程默只能尴尬的看着斗志昂扬的小程默。小家伙和梦里的时候一样精神,只可惜现在程默身边既没有什么女孩更没有什么丝袜脚,只有不远处还在打着呼噜的室友。

  程默叹了一口气,从地上捡起那台手机。还好,屏幕没碎,还能看。

  就这样,在厕所度过了一个短暂的十分钟后,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周一的上午照例很困,课也照例很无聊,老师照例念着那可能年龄不比学生们年轻多少的课件,程默也照例玩着手机。唯一不算照例的,就是程默此时脑子里的想法。

  大脑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虽然是完全没有经历过的场景,却能模拟的那么真实,那么美妙。女孩那姣好的容貌,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指间温柔的抚摸,还有丝袜那令人酥麻的触感,都像是货真价实的存在过一般,在程默的脑海中刻下了牢固的记忆。

  程默记得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个理论,说人的梦其实是看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个平行世界的自己,真的是太让人羡慕了。

  ……又或者,自己也可以去试着找一个S?

  虽说是单身了二十年,但程默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点信心的。找不到女朋友并不是真的找不到,只是觉得没有让自己那么想要的人而已——就像女生说自己没有衣服可穿,男生说自己没有游戏可玩一样。

  而现在,他确实很想要一个女S。这事儿和找女朋友应该不一样,不需要那么多讲究,只要能找到一个人愿意和自己玩,并且玩的有梦里哪怕一半的愉悦,就足够了。更何况,程默也没指望一次能找到什么长久或终身的主人之类的,毕竟,只是玩玩而已。

  玩一次就不亏,两次就算赚,程默想。

  带着这样的思想,程默搜到了某个号称精品交友的论坛,打开「女主招奴」板块,选择按照发帖顺序排序,然后开始逐个浏览那些帖子。

  里面的帖子确实很多,但内容实在是参差不齐,有留了长篇大论的,也有除了联系方式以外什么都没有的,甚至还有内容和别的帖子一模一样怎么看都是复制来的。总之,这地方真有把人当傻子的骗子,而且好像还不少——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在涉及到下半身的事情上,男性的智商通常是不够用的。

  对最近一个月的全部帖子浏览并筛选过之后,程默留下了十个帖子。虽然里面的楼主喜好不同,要求各异,但看起来都还不错,不妨一试。

  程默打开备忘录,构思了一段大概五十字的自我介绍,着重强调了自己「外貌端正」,「素质很高」和「没有前科」三个要素,又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自拍,甚至还用了美颜功能。

  一切准备妥当,程默对着那十个帖子的qq号,一个挨着一个的加了过去。加完最后一个之后,程默伸了个懒腰,倒在躺椅上。

  应该会有收获吧,程默想。功夫不负有心人嘛。

  第一个好友同意通知比预期来的更快。距离程默躺在椅子上还不到十分钟,QQ的提示音便欢快地响起。

  在打开聊天窗口前,程默先打开帖子,再次浏览了一遍这位的要求。毕竟如果和别人搞混了就尴尬了。

  27岁,重刑,喜欢SP和穿刺,想找一个抗揍的肌肉奴。听起来好像和自己不是很契合……但是管他呢,先聊聊试试看。横竖不会亏的。

  「您好」

  所谓遇事不决卖个萌,以一个卖萌的颜文字作为开头,大概会有不错的效果。
  「介绍下自己。」

  复制,粘贴,默数一分钟以避免对方怀疑是复制粘贴的,稳。

  「来张照片。」

  选择图片,发送,一气呵成。

  「谁要看你的狗脸了?我说的是你腹肌的照片。」

  …………

  虽说并不胖,但程默也不是那种会勤于健身的人。看着镜子里那「一整块腹肌」的肚子,程默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决定照一张发过去,万一呢。

  「对方还不是您的好友,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没什么,程默,没什么。这才第一个,还有九个呢。

               九、正轨

  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两天的时间里,程默又断断续续的收到了七个好友同意通知。这其中,有两个像之前一样对程默一块腹肌的身材不满意,有三个聊了几分钟后就让程默帮忙充一下手机话费,有一个约程默在某个看起来就很贵的咖啡厅见面,还有一个直接把程默骂了一顿删了好友——事后程默才发现她和之前的某位好像是同一个人。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程默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这两句诗,虽然从各种意义上都很不恰当。

  这一波还有最后两个,如果不行的话,大概就得再想别的方法了——这样想着,程默闭上了眼睛。

  在进入黑暗的那一瞬间,两天前的梦境又回到了程默眼前。女孩的表情,声音,气味,触感,又一次在程默的脑海中蔓延开来,逐渐占据他所有的思绪。他努力的回忆推敲着那个梦的每一个细节,像一个作家在努力雕琢文章中的每一个字句。

  他终于受不了了。

  就在程默下床准备拿起桌上的卫生纸时,手机响了。

  第九个。

  程默深呼吸了一口,尽量让自己还荡漾在想象中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点开了QQ。

  「你好~ 」

  加个波浪号可以显得自己更萌一点。

  「你好」

  「自我介绍一下?」

  程默熟练地打开备忘录,复制出那一段已经烂熟于心的内容,粘贴。

  「打字这么快,不会是复制的吧?」

  ……糟糕,忘了默数一分钟再发了。

  在心中怒骂自己疏忽的同时,程默已经做好了被喷一通然后拉黑的心理准备。
  「再给你一次机会,重说。」

  这个回复让程默有点意外。不知怎的,他感觉到这次这位跟前面的那些稍微有些不一样。至少,她能给自己一个重说一次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拉黑走人。
  ——可是,该说点什么好呢?

  在自己精心准备的介绍被干净利落的否决掉之后,再另起炉灶想一套全新的说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该说点什么好呢?自己的学校?已经说过了。身材?上次因为这个被拉黑还没过多久呢。

  「?」

  对方发来一个简单的问号。或许是好奇,也或许是不耐烦。不管怎样,是时候说点什么了。再这样拖下去,被拉黑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局。是时候说点什么了。

  可是说点什么好呢?

  确定自己干想不出来内容之后,程默决定点开对方的QQ空间找一点灵感。空间里的说说大概可以描摹这个人的性格,然后就可以切中要害对症下药的编词儿了。

  说干就干。

  很幸运,这个qq号并不是那种新申请的小号,甚至有足足上百条的说说可供参考。里面的内容很杂,有女生空间中常见的各种美食的图片,也有学生常见的对学校的各种吐槽者还有一些半夜乱七八糟的感想之类。程默快速浏览着这些或长或短的说说,试图从那些文字中寻找到一些能解决现在局面的提示。

  这时他看到了那条两个月前的说说。很短,却很能抓人的目光。

  「乖,跪好。」

  程默的目光定格在那条说说上。在看到这句话的那一刻,开头的那个字穿过他的视网膜飞入他的大脑,击中了那里某个柔软的区域。

  在那个梦里,那个她也对自己说过这个字,而且还不止一次。

  就在那一刻,程默决定向屏幕那边的人说出一切,毫无保留。

  拉自己入坑的那个视频,再到逛过的那些论坛,再到前夜的那个梦,甚至还有前几个被拉黑的经历。程默一口气将这些本来应该难以启齿的东西倾诉而出,像一个在二环堵了三个小时的人终于下车找到了公共厕所。

  他从未感觉如此畅快。

  全都说完之后,程默长出了一口气,躺在了椅子上。啰啰嗦嗦说了这一大堆,估计大概也改变不了被删的命运。但是管他呢,至少现在,我很痛快。

  大约五分钟的沉默之后,手机终于再次响起。

  「你真有趣。」

  ……有趣?

  程默不确定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字面的意思,也可能是在实在找不出什么词的情况下拿这个词对付一下。

  「不过,我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个M。」

  不确定?

  「……我觉得我应该是……算了,我也不确定。」

  刚刚的倾诉让程默完全冷静了下来、她是对的。自己或许只是一个看了几部片子后在yy的家伙而已。

  「不如这样吧,我先给你布置几个任务。你试试看,怎么样?」

  事情好像终于要进入正轨了。

              十、任务(上)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总会有这样一些思考这三个问题的时候。这种状态在有些人那里叫发呆,在有些人那里叫参禅。不管怎么称呼,其实都差不多。

  我是程默。

  我在宿舍楼男厕所的第三个蹲位里。

  我在……跪着用白板笔往自己身上写字。

  程默低下头,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由于长时间暴露在不够高的气温中,他的皮肤上已经泛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程默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

  如果2018年的第一次感冒是因为这种事情,那未免太糟糕了。程默想,赶紧一鼓作气做完剩下的任务交差完事吧。

  程默看了看身上的字。按照指示,他已经在自己的肚子上画了个向下的箭头,并写着「肉* 器」,又在大腿两侧画了三个正字——稍微对日本摇杆驱动程序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程默警觉地觉察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响。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某些后果,他特意选了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来厕所做这些事情。然而事实证明,在这样一个理工科男寝室楼,不管几点都会有人醒着。

  出于谨慎考虑,程默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黑暗中屏息凝神,听着外面传来的声响,像是一个潜伏着的日本忍者——不过当然,在大部分正常向的作品里,日本忍者不会一丝不挂地潜伏在厕所里。

  但是管他呢。

  程默听到了对话的声音,是隔壁413的两个人。他们一边兴致勃勃的聊着刚刚那局游戏的精彩瞬间,一边愉快的开闸放着水。作为计算机系15届第一个购置PS4的寝室,聚众打游戏到半夜,可以说是413的常态了。有时候,程默自己也会去转悠转悠,玩一两把。

  今夜的他们依然在玩游戏。而今夜的程默在光着身子跪厕所。

  这真奇怪。

  接第一个任务时的程默当然不会预料到现在的情景。事实上,和现在的比起来,第一个任务的口味简直像军训时吃的开水煮白菜那样清淡。

  「1。跪在一双筷子上30分钟。」

  不常吃外卖的程默寝室里并没有筷子这样的东西,所以用了更粗更短一些的中性笔来代替。应该都差不多吧。

  最一开始的五分钟过的很容易。两根笔的凹凸并没有带来过多的刺激。虽然不太舒服,但也只是不太舒服而已。程默很快就习惯了这种感觉。

  如果这都算任务的话,跪搓衣板岂不就是重度SM了,程默想。或许这个任务的难点根本不在于跪,而是在于呆30分钟。

  ——不过,连「一动不动的在极度无聊的情况下度过90分钟」(俗称上课)这种事情程默都做过很多次,半个小时自然更是驾轻就熟。至少,程默自己是这么以为的。

  不到十分钟,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可以将身体上最微小的感觉放大。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根笔的形状逐渐印刻在程默的皮肤上,给予程默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的刺激。麻痒的感觉从接触部分不断扩散,直到遍布整个下半身。程默能感觉到,有一股灼热的电流在下半身间四处游走肆虐着,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想轻轻调整一下姿势,都会感受到针扎般的疼痛。有那么一瞬间,程默甚至觉得,如果这双腿不是自己的该多好。

  程默看了看表。九分钟四十秒。甚至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到,他已经不太受得了。而且,时间只会越来越难熬。

  这样可不行。

  程默注视着面前光秃秃的墙壁,试图想象出能让自己舒服一些的情景。
  那栋丑陋的墙壁,不,整间厕所都开始在眼中慢慢褪色淡化。甚至连厕所特有的那股气味都逐渐消失。此时此刻,整个世界,空无一物。

  然后,她出现了。

  她的外貌和那时没有一丝变化,依旧是那么美丽。她带着微笑俯视着自己。那居高临下的目光中似乎夹杂着一些温暖的东西,让自己赤裸的身体稍微暖和了些。

  乖,坚持住。她柔声说。

  可我已经要受不了了。

  不,你可以的。

  可是……

  她伸出右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头上抚摸着。那纤细小巧的手掌柔软而温暖,源源不断地向自己的身体输送着能量。

  程默知道,那是能帮助自己熬过一切的这力量。

  她继续抚摸着,像是在安抚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下肢的痛苦开始一点点淡化,终于被温柔的力量所淹没。除了她的温暖以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重要。

  就在这时,定时器响了。

  程默长出一口气,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用手机对着腿拍了几下,然后发送。

  不管怎样,第一关总算是过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